据爱搞搞说,在米国,广告主不愿意浪费钱,消费者也不愿意接收到无关的广告,所以在米国,数据收集、数据处理的公司非常吃香,例如,当数据公司知道你喜欢熬夜,是一个记者,那么他把这个数据分类然后分别卖给咖啡公司、录音笔公司,当广告主获得这些数据,对你推销新的咖啡,更高级的录音笔,这个消费者或许不那么反感了,推销的成功率也更高。

我见过1个联盟,几百号人,有个初中毕业的小孩,没事做,搞了个娱乐的网站,每天就复制个几十条新闻,后来加入了google adsense点击联盟,就挂上google adsense,联盟人员大家每天就上网,挨个看,但不挨个点,因为google很聪明,如果你广告点击率过高,立刻被干掉,因此,有人充当看客,有人充当点击者,这样点击率就很良性了,那小孩,每个月收入你知道多少吗?300美金,现在还加入了百度主题广告的点击联盟,不过他说百度的钱分成太少了。

说道口碑,百度的口碑很奇怪,就像hao123一样,“精英阶层”不屑一顾,比如我,但是普通网民却说他很好,比如我哥。不知道百度内部,也是否存在2种意见,一种是不用理会这些“精英们”,类似于blogger、IT媒体,他们不是百度的用户群,这群人大都是Google fans,估计这伯人是以技术、产品部门为代表;而另外一波就认为精英们有话语权,这帮“精英”写个blog就能引导一些人,估计是以市场、公关部门为代表。

另外,说回黑板报,google黑板报越来越有意思了,我想会一直关注上面的文章,因为无论他是造作也好,捏造也罢,最关键是他说的东西,至少能代表Google里的人,代表google对外发布的一种内容。如果百度、雅虎、新浪、搜狐也有类似的东西,我想我也会去关注的。因为对于我来说,对特定企业没有看法,只是对事件有看法,而我本身也订阅了很多企业blog,当然,大部分还是国外的。

topku说我的“google黑板报给中国企业带来什么”是一个伪命题,不过我要说的是,这个根本不是命题,一个企业不一定要使用blog来跟需要沟通的人沟通,只要有一个良好的与客户沟通的渠道,这个渠道就是一种新的改变